必发88-bifa88必发娱乐官方网站
做最好的网站

战争中禁止杀跳伞的飞行员,为啥可以杀坦克驾

2019-10-16 18:01 来源:未知

问:战争中禁止杀跳伞的飞行员,为啥可以杀坦克驾驶员?

坦克驾驶员在从坦克中出来后,如果主动举手投降,有可能会保全性命。不过大部分坦克驾驶员都在从坦克中出来的一刹那,被敌人当场击毙。毕竟大多数坦克驾驶员都装备有自卫武器,作为攻击坦克的一方,为了减少自身的伤亡,都会尽量先下手为强。除非驾驶员在出来前,就已经举起了白旗。至于战场上禁止射杀飞行员的规定,不过是一纸空文而已。在战争中遵守这一规定的国家寥寥无几。

特别是在二战时期,射杀对方跳伞的飞行员,是各国空军的拿手绝活。无论是美日战场,还是苏德战场,飞行员跳伞之后,能够活下来的概率都非常低。禁止射杀跳伞的飞行员,是一战时期不成文的规定。因为一战时期的飞机比较少,很多飞行员都是贵族子弟。这些人还遵守着西欧的骑士规定,把面子看得十分重要,当敌人跳伞的时候,飞行员还会给对方打个招呼,然后就驾驶飞机离开了。

然而到了二战时期,这项规定在战场上就彻底失去了约束力。特别是向来不守规矩的日本军队,更是把射杀飞行员当成了家常便饭。日本军队从明治维新开始,就从来没有遵守过战场上的规矩。开战前从来不先宣战,虐待俘虏杀害平民,这些违反人道主义的事情,日本人几乎都干过。射杀几名跳伞的飞行员,对于恶贯满盈的日本军队来说,也不是什么意外的事情。

太平洋战场刚刚开始的时候,美国军队的飞行员仍然遵守着骑士规则,对跳伞的日本飞行员予以宽恕。而日本丝毫不在意所谓的不成文规定,日本飞行员经常用机枪把跳伞飞行员打成筛子,或者用战斗机机翼将美国飞行员的降落伞割破,看着美国飞行员从高空坠落。日本的这一做法也遭到了美军的报复,以牙还牙的美军也用同样的方法对付日军,就这样不允许扫射跳伞飞行员的规定被完全忽视了。

实际上,没有任何条约限制能有效约束攻击空中跳伞的飞行员的行为,这只是人们对战争的一种美好祈愿罢了。战场上一切未放下武器的敌方作战人员,都不存在被怜悯的可能。

有些人会说:“不对!日内瓦公约规定了…”

不错,但关于不能射杀跳伞飞行员的条款直到1977年才得以加入《公约》,还只是个《关于保护国际性武装冲突受难者的附加议定书》的小条款。

《附加议定书》第42条:飞机遇难跳伞的任何人员,在伞降过程中都不应当受到攻击。空降兵除外。

至于尊不遵守嘛,说实话,高速的喷气式作战中一般没有什么精力和机会去对付对方的跳伞飞行员,飞行员也没功夫去干这种无聊事。现代空战的整个飞行任务和作战计划都需要一丝不苟的完成,打降落伞又得不到功劳,谁会吃撑了搞这?不如留给地面部队。

而且现代社会的确非常看重这种非人道主义事件,打仗射飞机是职责,而射杀跳伞飞行员无疑会给己方国家带来巨大的政治被动,得不偿失。

更早一点的《空战规则草案》是日内瓦军事法学委员会1923年的草案,内容与1977年的《附加议定书》基本一致,都是要求禁止攻击飞机被破坏后跳伞的飞行员。

不过,这个1923年的草案没有丝毫效力,根本没有国家理会它,因此它也就没有被列入《日内瓦公约》中。

因此我们绝不要相信什么“过去的飞行员不杀戮跳伞者”的风言风语。这类事件基本都发生在第一次世界大战。那时候参军的飞行员多是贵族子弟,他们奉行着自己的一套骑士准则,骑士坠马则为失败,失去战机的飞行员也等于没有盔甲的敌人,因此不会故意攻击对方跳伞的飞行员。

但当时的地面炮火可管不着,如果降落伞往己方这边飘,能抓活的飞行员固然好。倘若降落伞往敌方阵地飘,那么拼着试几炮也要将对方干掉。不是人人都会遵守你们约定俗成的所谓“规矩”。

比如叱咤战场的“红男爵”曼弗雷德·冯·里希特霍芬,他就是跳伞后被地面一个英国小兵拿枪射中心脏而亡。协约国随之为他准备了隆重的鲜花葬礼,以纪念这位他们仇恨却又尊敬的敌人。当时的人们对英国很是谴责,但“不射杀”是潜规则,明规则上谁都明白“瓦罐不离井边破”的道理。

若说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带有贵族节操的飞行员们还乐意将骑士行为列为荣誉,那么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飞行员则根本不管那么多了,各国空战中击杀跳伞飞行员的事件比比皆是。

比如从来都会给自己编理由的日本人,他们的航空兵在战场上就多次发生故意攻击对方跳伞飞行员的事。我国抗战时的王牌飞行员乐以琴,在淞沪会战中就曾遭遇日机围攻,座驾2204号机被击坠,跳伞时又遭遇到日机对降落伞的扫射,幸而躲过一劫。

1937年南京保卫战时,乐以琴与董明德以最后的双机升空应敌,再遭围攻击坠。为了躲避日机对降落伞的扫射,他选择了延迟跳伞时间,结果落地时速度过快触地牺牲,年仅23岁。

后来美军与日军作战时也是如此,没人在乎什么骑士精神了,在血与火还有仇恨混合的战斗中,唯有你死我活而已。双方不但经常性的射击跳伞飞行员,还会继续追击扫射已经降落到地面、海面的对方人员,坚决要置之于死地。

这种频繁的互杀还导致发生了件不可思议的事情:1943年,美第七轰炸机大队在轰炸缅甸时,所属的一架B-25轰炸机被日机击坠,一个名叫欧文·约翰·巴格特(Owen John Baggett)的飞行员随战友跳出机舱,然后他们陆续遭到日机射杀。情急之下巴格特装死并掏出M1911手枪做最后的顽抗,居然碰巧将打开舱盖欣赏战果的日本飞行员一枪爆头了。

这个得克萨斯州的飞行员成为迄今为止手枪成功击坠战机第一人,1941年时他才大学毕业。那话怎么说来着?日本人是强X不成反被O。

除了对飞行员扫射外,日本飞行员还特别热衷于用机翼割破对方降落伞,看着对方惨叫着从空中坠落。

不过美军也不是善茬,拿机翼挑落降落伞的把戏他们后来玩的比日本人还溜。这种互杀跳伞人员的恶习造成了战场上飞行员都将开伞时间大幅度延长,谁也不希望成为空中活靶。中国飞行员乐以琴的悲剧也上演了无数起。

如果说美军遭遇的是凶残无耻的日本鬼子的话,欧洲战场的东西两线也在发生这种空中惨剧。

比如苏联王牌、苏维埃空中战术之父亚历山大·伊万诺维奇·波克雷什金,他的义子奥斯特洛夫斯基在与德军的空战中跳伞后惨遭射杀,此事深深触动了波克雷什金,他从此对德军跳伞飞行员毫不留情,甚至不吝于在回忆录中描写如何开飞机射杀那些跳伞的德军。

“比我稍高的地方飘着几个降落伞,这是被我们击落的敌机飞行员。这不禁让我想起亲爱的儿子奥斯特洛夫斯基,他不正是在跳伞时被杀害的吗?我怒火中烧,再也控制不住,对着那些降落伞狠狠的压下扳机!”

苏联上将弗拉基米尔·德米特里耶维奇·拉夫里年科夫在当年也是一把补刀吃鸡的好手。他曾经追击着一架德军Bf109战机,将其击落后仍不甘心,硬是驾机强行降落在野地,冲进小树林抓到那个德军飞行员并把他活活掐死才算数。这手撕鬼子玩的真溜。

不少人总以为德军飞行员维持着一种“尊严”,仍以一战那种骑士精神为主导。然而实际情况是这只不过是戈林在审判时的脱罪辩词罢了,他一口咬定德国空军是“骑士”,拥有着各种空战美德,根本不会对跳伞的盟军飞行员开火。

然而他的这些说法根本没得到认同,纽伦堡法庭根本没有取信他的说法。反倒是飞行员们经常受到高层暗示,要将打击敌方飞行员作为空中战略的一部分,要尽可能的做到对他们更大的杀伤。

起码苏联人是压根不信德军飞行员还有如此“美德”,战争就是人杀人,你怎样对我,我就依样画葫芦的还回来,就像波克雷什金和拉夫里年科夫那样。

德军飞行员对美军飞行员的印象也不好,他们普遍认为这是一群将射杀跳伞人员当做吃饭喝水一样寻常的家伙。

比如德军JG11飞行联队的中队长约瑟夫·茨威曼(Josef Zwernemann)上尉,他曾经击落126架敌机。1944年4月8日空战中他连续击落一架大型轰炸机和一架P51“野马”,座机受创后茨威曼选择立即跳伞,但两架围上来的P-51将他在半空中打成了蜂窝,毫不留情。

还有JG77飞行联队的大队长埃米尔·奥默特(Emil Omert)上尉,他曾经击落过70架敌机,于1944年4月24日被盟军击落,跳伞后奥默特上尉遭遇了与茨威曼一模一样的P51空中击杀。

JG3飞行联队的中队长奥托·卫斯理(Otto Wessling)中尉更惨,1944年4月19日与盟军交火被击落,他没有选择跳伞,而是努力控制飞机迫降。但爬出飞机后,几架美军P51掠过,将他撕碎在地面。

事实上二战中的空中绞杀从来不存在什么仁慈,波兰战役、不列颠空战统统都有发生扫射降落伞的事件。像德军超级王牌哈特曼都极为胆怯自己跳伞后的命运,不过幸好他遇见的美机飞行员只对他做了个“凸”的手势。

坦克驾驶员很明显与被击坠的飞机不一样,他们更加麻烦而难缠,如何界定一辆坦克失去效能是很难的事情。坦克本身就是钢铁的堡垒,即便被打瘫,它也是活动炮台和机枪碉堡,能持续提供火力援助。

正因为有着厚厚的钢壳,所以在步兵将手榴弹丢到坦克里面之前,你都无法确定驾驶员是不是被弄死了。苏军传奇坦克手亚历山大·保夫罗维克·奥斯金驾驶着T34坦克埋伏德军虎王时就遭遇过判定失误。之前被认定击毁并起火燃烧的虎王在战斗最后居然“复活”,差点就反将了一军。

即便有些坦克被摧毁,车组成员进行撤离,也不见得事情就完了。坦克成员依旧拥有战斗能力,他们装备了短突击步枪、冲锋枪等等武器,并不属于“放下武器”的非战斗人员。不趁机消灭他们,难道放虎归山?《日内瓦条约》保障放下武器人员的权利,但不放下武器的人,当然是坚决的消灭之。

何况坦克手也不见得会毁车就投降,他们往往选择的是持械顽抗并加入到步兵阵列中。如1943年7月12日的“普罗霍夫卡战斗”,党卫军“骷髅师”、“帝国师”、“阿道夫希特勒师”与苏军近卫坦克第五集团军发生了狭路相逢的战斗,杀红眼的双方采用了坦克直接对冲的打法,在0距离开火和碰撞。爬出来的生还坦克手继续用冲锋枪、匕首、牙齿展开血腥的肉搏,极为惨烈。

还有美国电影《狂怒》的取材原型,33装甲团1营1944年11月16-17日于埃施韦勒的战斗。1营的谢尔曼坦克在脱离步兵保护后被德军步兵围在小镇路口,有一辆坦克仅依靠一名幸存的坦克兵在德军进攻锋面上坚持了一夜。那个年轻的坦克兵依靠坦克炮、机枪、汤普森冲锋枪和往舱外丢手雷硬是扛到清晨。事后罗斯福授予了1营“总统单位嘉奖”的荣誉。

其实不论是坦克手还是飞行员,这些载具被击毁的战士都不见得是易于之辈,像前面提到的苏军飞行员拉夫里年科,他在1943年8月耗尽弹药撞击敌机后跳伞被俘,居然在押解途中逃亡,然后找到了敌占区的游击队,打了3个月游击才重回蓝天。

对于战场而言,杀不杀这些老司机并不存在什么道义上的问题,也许现代的人们更文明一点,有了条约的限制,但战场本质就是野蛮而血腥的,只要上了战场,命就不属于自己。

战争中禁止杀跳伞的飞行员,这个要纠正一下,不是每个跳伞的飞行员都可以禁止枪杀的。需要有条件。

1、因为跳伞的飞行员等于已经脱离战场的无战斗能力的人,而且有可能会投降,只要在降落过程不从事敌对行为,否则一样可以枪杀。

2、空降兵不受保护。

飞行员跳伞

向跳伞的飞行员射击,是不人道的,这个惯例是在一战的时间开始自然约定成俗。但是由于战争,只能根据当时的判断和个人的修养来解决。到了二战还是有一些向跳伞的飞行员射击的情况,但是明显减少。

伞兵直接就是武装人员,就是为了敌对行为跳伞进攻的,所以要区分。

一直到1977年,这项被多数国家承认的原则正式列入《日内瓦公约》。被定于“第一号议定书”。

伞兵

而坦克驾驶员则不一样,一旦坦克被毁,他们也可以直接进入战斗。和跳伞的飞行员相比,他们比较隐蔽而且可以很快就解除地面,战斗人员之间不清楚是否从事敌对行为。而跳伞的飞行员在空中,大家都能看到。

其实,战争中最惨的是坦克兵。

真实的战争中,这些所谓的明文规定其实是没有什么实际用途的。

我们都可以清楚的知道一名飞行员的价值是有多么的珍贵。即使是从初期的挑选来说,那一个个也都是万里挑一。进入部队之后的培养更是不用多说了。所以一个飞行员往往要比一架战机更加的重要。

所以,即使是从战略上来说,选择射击飞行员也是绝对合理的。因为,虽然他们已经是放弃了战斗,但是这不是意味着他不会再参加以后的战斗。

所以,所谓的明文规定其实还是因为没有到战争的程度。

在太平洋战场上,日军对于美军的飞行员不知道是射杀了多少。为此他们还有着各种击杀跳伞飞行员的方法,像是射击,还有用螺旋桨等等。

在曾经的武汉空战,南京空战,南昌空战等等。日军在面对着苏联方面跳伞的飞行员也是毫不留情。还有在2016年的时候,俄罗斯空军在土耳其被击落,其中有一位飞行员就被击杀了。

所以飞行员的这种说法其实并不可靠。至于坦克,都在战场上,就更说不定了。对于飞行员其实还是有着一些公约保护,坦克驾驶员则没有这个待遇了。

实际上在战争中,射杀飞行员的行为并不少见,无论是处于跳伞后的降落过程还是已经降落到地面,都有可能遭到敌军的射杀。 一战中,由于当时欧洲国家的军队中不少人还有一些贵族思想,比如英军的基层军官,很多都是贵族出身,因此很少出现射杀跳伞飞行员的行为,这些人认为攻击这些毫无抵抗能力的失败者并不道德。 但是到了二战,各大战场都出现过不少射杀敌方飞行员的行为。就拿太平洋战场来说,日军一贯以残忍血腥而臭名昭著,在空战上也是如此,日军飞行员往往会用机枪射击或者割断伞绳等方式杀害已经跳伞的盟军飞行员,而后来盟军也以牙还牙,对日军跳伞飞行员也痛下杀手。 至于很多人认为较为文明的欧洲战场也是如此,美国第八航空军一直在对飞行员们强调:今日你们击落的德军飞机上的飞行员,在明日就会换一架飞机而再次成为你的对手。这其中的意思显而易见。比如Detlev Rohwer,JG1联队王牌飞行员,在被击落迫降成功后遭到美军P38战斗机的攻击,最终在医院伤重不治;Rudolf Ehrenberger,JG53联队王牌飞行员,跳伞后被美军打坏降落伞而活活摔死,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英国飞行员更是喜欢专门找德军涂着红十字的救护车攻击,虽然这些红十字的目的是免受攻击。 而由于盟军战略轰炸对德国本土造成的严重破坏,许多德军飞行员也极为痛恨盟军飞行员,认为他们杀害了大量德国民众,是名副其实的刽子手,因此也会对跳伞的盟军飞行员予以攻击。 飞行员尚且如此,更不用说坦克乘员了。即使坦克被击毁失去战斗能力,只要敌军乘员没有投降,就完全能继续攻击。因为这些人还有敌意,极有可能使用手榴弹、手枪、冲锋枪等武器以步兵形式继续作战。同时,对于上一秒还是可能杀死自己的敌人,没有任何士兵会心慈手软,因为这极有可能会付出生命的代价。

跳伞中的飞行员属于没有武装,失去抵抗能力的军事人员,符合《日内瓦公约》第三条第一项规定的,已经失去抵抗能力的士兵的情况。

跳伞瞬间的飞行员

落地后,只要本人放弃抵抗,属于投降的情况,也不应该射杀。当然如果拿着手枪继续抵抗,被射杀就不冤了。坦克驾驶员不一样,只要待在坦克里,对面就无法判断是否对自己有威胁,那么射杀是合情合理的。另外俘虏飞行员,也可以为将来交换战俘积攒筹码,尤其是王牌飞行员,逮着一个可就赚大了,这一个不知能换回到少个战俘回来。

朝鲜战争中被我军俘虏的双料王牌飞行员费希尔,后来他和其他10名飞行员被拿来换回了钱学森


扫射跳伞中的飞行员,是一件比较可耻的事情,但凡自我标榜为文明国家的,都应该禁止。然而实际上在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这种事可没少发生过。因为二战的战争烈度相当之高,双方的报复已经升级到无以复加的程度,杀红了眼后,什么人道主义日内瓦公约也就抛到一边去了。所以二战期间,跳伞的飞行员若是没有跳到己方控制区,就是凶多吉少,甚至有可能在跳伞过程中被敌方的飞机直接击中或者打漏降落伞。像日本甚至连《日内瓦公约》都没有加入,什么医疗兵,飞行员,甚至平民,都是照杀不误的。太平洋战场上甚至发生过一名美军跳伞士兵在被日机扫射时,利用手上的手枪击毙了日本航空兵飞行员的奇迹,这运气简直爆棚了。

美利坚手枪就这么牛,咋的不服?


所以后来日本本土被无差别战略轰炸,东京被美国的B-29机群连炸带烧死掉十万平民,也就怪不得别人了,多行不义必自毙嘛。

这一点恐怕和双方所处的作战环境有着很大的关系。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德国人靠什么东西能够迫使整个欧洲向他低头?就是依靠着自己手里面精锐的士兵,有100多名飞行员击落敌方战机,总数超过100架,这些全都是超人飞行员,而德国装甲兵的也更是精锐中的精锐。

但是我们去细细比较,二者之间执行任务的死亡率,我们就会发现德国的那些超人飞行员很多都被别人击落过,但是击落了以后,这些飞行员没有死,通过跳伞成功,可以重新的回归部队,再次驾驶飞机加入战场,可是一旦这些德国的坦克驾驶人员遭遇到了事故,生还的几率远远比飞行员来的更加低。

飞机飞在万米高空,坦克行驶在地面上,让大家以为坦克的安全远远比飞机要更好,大不了坦克中弹以后,我立刻就从坦克里面爬出来,我就死不了了,是不是?但是真实的情况出乎大家的意料。

坦克一旦中弹,如果发生坦克装甲被击穿的事故,你坦克兵别想活着出来,当然也有例外,但是这种例外发生的概率特别小,坦克是一个级火力,装甲防护机动于一身的一个铁罐子,所有的武器装备全部封存在一个极致狭小的空间里面,可以这么说,坦克就是战场上面一个移动的高装甲的爆破筒,你要有一个地方被击穿,那么坦克内部储存的炸药和燃料将会瞬间引发殉爆,整个坦克将会不复存在。

即便你的装甲没有被击穿,命中你的装甲的以后,坦克内部的指挥员也会因为爆发或者说爆炸产生了剧烈的冲击波而产生耳鸣,或者是内脏移位等等不同程度的损伤。

这哪里是坦克呀,这简直就是一个移动的炸药包啊!

至于说飞行员确实飞机飞到万米高空,但是经过这些年,人们对于飞机逃生系统的不断研究,很多飞机现在都能够做到零速度,零高度,(今日头条漩涡鸣人yy首发于悟空问答)保证飞行员安全跳伞的这种做逃生方式。

没办法,一个飞行员培育起来,那需要的资金,那简直就是一个天文数字,比造一架飞机都来的更加贵,优秀的飞行员更是一个国家的国宝,当初杜立特要求空袭日本东京的时候,自己亲自带队,美国国会打死都不答应,这么一个优秀的飞行员,国家培育出来一个,那就是一个不会跟你说,这种人是成批次的出现的。

这就是为什么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很多国家都会刻意的去收集敌方跳伞的飞行员。这些飞行员对于对手来讲都是宝贝,能够换来很多有价值的目标!这就是为什么《日内瓦公约》里面有一条规定,就是不能够射杀已经跳伞的飞行员,这并不是说《日内瓦公约》想讲究什么人性化,而是考虑到赵祯双方一个实际的需求,《日内瓦公约》是干什么的?不是说考虑人道主义,而是考虑战争双方能够接受什么!如果战争双方不能够接受,那这个《日内瓦公约》还不如一张废纸,你比如说日本侵略者什么时候遵守过《日内瓦公约》。也就是被俘虏了以后才会跟你讲什么战俘的标准什么的!

对于在战争中禁止杀跳伞的飞行员,《日内瓦公约》是有明确规定的。该规定是这样的,“不得向已经失去抵抗能力跳伞逃生的飞行员开火。”这是因为跳伞的飞行员已经没有了自己的武器,也就是他们的飞机。这时跳伞的飞行员已经属于退出战斗的非武装人员,所以应该按照对待非战斗人员的方法对待他们。



但是坦克驾驶员就不一样了,在实际的战争中,坦克驾驶员很少有厉害坦克的情况。如果坦克被摧毁,那么坦克里面的驾驶员很少会有生存的可能。另外,即使坦克驾驶员离开坦克,在没有举白旗,明确表示投降的情况下,他仍然属于战斗人员,仍然可能会被射杀,除非被认为有重要价值,也是有生存可能的。



其实除了《日内瓦公约》中这样的规定,战争中禁止杀跳伞运动员其他一些原因。一个是各个国家在培养飞行员方面都需要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成本,单纯是选拔飞行员这一项就十分的严苛。所以,飞行员成为了各个国家十分重要的人才资源。虽然说,培养一名坦克驾驶员同样需要大量的理论培训是实践操作的训练,但是,对于飞行员来说培养一名坦克驾驶员的成本还是要低得多。



但是在实际战争中,并不是所有国家都会遵守这项规定的。其实,大部分的欧洲国家由于遵循骑士精神,所以他们基本都会遵守这项规定,不会对已经跳伞的飞行员进行射杀。但是在二战期间,美国和日本的几乎无视这项规定,仍然会射杀跳伞飞行员。美军虽然也有相关规定,但却并没有严格执行,在战争中曾经发生过射杀跳伞的德国飞行员的事件。而由于日本信奉武士道精神,所以他们认为飞行员跳伞就是投降的行为,是可耻的不值得尊重的,所以他们曾经在战场上,对美军跳伞飞行员进行疯狂射杀,当然这一行为也遭到了美军的报复,在他们之间禁止射杀跳伞飞行员这一规定也不复存在了。

在网上看到不少资料,在战争中,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当飞行员跳伞时,敌我双方都不会射杀飞行员,这是因为什么呢?

个人认为:

一、培养一个熟练的飞机员成本太高,损失一个飞行员往往比损失飞机的代价更高,很多国家,宁愿失去飞机,也不愿意失去飞行员,飞机上的弹射座椅就是为保飞行员而特设也必备的飞机装备。

二、飞机损失一架,不用多久就能造出几十几百甚至上千架相同飞机,然而,损失一个飞行员,特别是熟练的飞行员,没个十年八载,培训不出一个熟练的飞行员,而且,飞行员对身体素质要求比普通兵种高得多,总之培养一个合格飞行员,耗时又耗财,世界各国均有共识!

三、作为飞行员,飞机是其武器,离开飞机,相当于手中无武器,特别是在高空跳伞中的飞行员,已失去威胁,只要落地,就只能束手就擒,成己方俘虏,若能逼其归降,壮大自已空中力量,削弱对方,其次,还能与对方交换己方被俘飞行员。

坦克驾驶员与飞行员,一个地上,一个天上,虽同为敌方士兵,但却有着本质的不同。

坦克驾驶员属于坦克兵,培训一个坦克兵比培训一个飞行员要简单得多,时间也较短,对身体素质要求也比飞行员低。坦克驾驶员躲在坦克装甲里,只有摧毁坦克,才能使坦克使去战斗,一旦坦克被摧毁,在高速炮弹的撞击下,坦克驾驶员一般也就牺牲了。坦克兵,坦克是其主要武器,却不是维一的武器,一般的坦克兵,离开坦克,在陆地上就是一个陆战士兵,配备有陆战士兵一些轻武器,照样能像陆战士兵给对方造成杀伤,在以往的战争中,陆战士兵对坦克兵是非常痛恨,一旦有机会,都不会错过射击坦克兵!

对于任何一个国家而言,空军飞行员都是相当宝贵的国防财富,尤其是战斗机飞行员;这是因为战斗机飞行员不仅在个体的选拔上十分严苛,而且技能掌握难度大、培养资金投入多。



不过,战斗机飞行员和坦克驾驶员都有一个共性:想要熟练的掌握各自领域的驾驶技能,除了必要的理论知识外还要经过刻苦的实操;其中就包括真实的驾驶练习。

我们以战斗机飞行员为例。通常来说,一名优秀的战斗机飞行员都会累计上千小时的飞行时间;那么,你知道战斗机飞行一小时的需要耗费多少钱吗?

此处举例俄罗斯的苏-35战斗机,该战斗机的单价约为8000万美金,而它的飞行寿命为2000小时,那苏-35的折旧费就高达40000美金每小时;如果再计算油耗、零件损耗等,苏-35飞行一小时的费用接近50000美金,约合30万人民币。

由此可见拥有上千小时飞行经验的苏-35战斗机飞行员所耗费的资金是十分惊人的,而且肯定要远高于坦克驾驶员;那么,稀缺和耗钱是不是就成了战场上战斗机飞行员的“免死金牌”呢?关于这一说法其实主要参考于二战后国际社会缔结的《日内瓦公约》。

公约相关规定表述:对于已经失去抵抗能力的跳伞飞行员不得进行射杀。不过,这项规定的重点并不是“跳伞飞行员”,而是“已经失去抵抗能力”;因此,坊间广为流传的“禁止射杀跳伞飞行员”的说法多少有些以偏概全。

而且在实际战斗中,并不见得每个国家、每支军队都会严格遵守《日内瓦公约》的相关约束,毕竟尽可能削弱对手实力才有更大的获胜的几率!关于射杀跳伞飞行员的实例,大家可以了解一下烈士杜风瑞。

我是军武最前哨!

关注我的头条号,每天带来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本文由必发88发布于军事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战争中禁止杀跳伞的飞行员,为啥可以杀坦克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