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发88-bifa88必发娱乐官方网站
做最好的网站

1930年黄绍竑离开桂系真的只是投蒋吗?

2019-10-21 15:00 来源:未知

问:1930年黄绍竑离开桂系真的只是投蒋吗? 1930年4月中原大战爆发,因黄的军事行动失误桂军大败,李宗仁白崇禧黄绍竑互相埋怨,因新桂系反蒋屡败,损失惨重。黄觉得,搞了几年,结果这个样子,同蒋争天下,肯定是争不过的了。故提出离开,李、白等不愿强人所难,同意他离开。临行前,新桂系高级干部开了次会。白崇禧发言:“广西人是不会投降的,不但现在不投降,即使将来的环境比现在更困难也不会投降的。所谓为团体而努力的意思,就是在不投降原则之下使团体的力量更大、更强、更巩固。”。黄绍竑后来追述道:“我这次之所以离开广西团体,并不是因为我与团体的中坚分子感情破裂或利害冲突而失意出走的。说实话我仍爱我共同奋斗过的团体,毫不存在想破坏或利用团体之心理,去南京主要是想调和广西团体与中央的冲突,是想实现我的和平主张。”李宗仁也曾说:“黄氏此去也并非与我李、白有何不洽。”就新桂系而言,他的离去不仅消弭了已经存在的黄白矛盾,而且其由于"在野"、"独立"的地位及国府要员的身份和"肆应"之才而在蒋桂矛盾中扮演重要角色。 之后黄绍竑在中央先后担任多项要职,也为国民政府做了很多事。

在中原大战后,蒋介石在最高地位在事实上已经确定,各地诸侯中的部分人纷纷进入中央任职或者纳入蒋介石旗下,比如晋绥军的商震、西北军的孙连仲、桂系的黄绍竑都是如此。在这里,我们仔细分析下黄绍竑与李宗仁、白崇禧和平分手,赞枢中央的原因。

一、蒋介石地位的确立与桂系的困难

北伐成功后,蒋介石坐拥东南,有精锐的第一集团军,且政治上有胡汉民的支持。从1929年开始,蒋介石陆续击败李宗仁的第四集团军,两次瓦解西北军的反蒋活动,唐生智、石友三的反蒋活动,在1930年更是通过中原大战击败各路诸侯,取得决定性的胜利。

(中原大战)

而桂系在1929年从华北到两湖全线失败,李、白、黄勉力支撑广西局面,应付着中央军朱绍良、广西陈济棠、湖南何健、云南龙云的围攻,内部还时有变动,形势非常不好。

二、黄绍竑的几次失败

在李、白退回广西后,桂系为打破湖南何健、广东陈济棠的围攻,决定先发制人,1929年5月份率兵东下,虽取得一些进展,但没获得根本突破,白泥会战更是失利告终,全军后撤回桂。

(巅峰时期的桂系地盘)

进入六月,桂军虽回师击败入境的湘军,但投蒋的李明瑞、杨腾辉两师在粤军配合下向广西攻击,在抵抗无望的情况下,宣布下野,流亡海外。

1929年9月,李明瑞反蒋,桂系三巨头借机回到广西,并获得汪精卫的支持,而支持汪精卫的张发奎也率军到了广西,两方结合四万多人向广东攻击,结果再次失败。

进入1930年,一二月份,桂系的形势非常恶劣,基本进入内线作战状态,在桂南、桂北、桂东南先后几次作战,勉强稳住了形势。但是2月13-16日,黄绍竑指挥所部在北流与粤军作战惨败,李宗仁铁杆程思远回忆该战役就说“北流之败是黄绍竑在半年后决定退出桂系的原因之一”。

(桂系三巨头)

五月份,中原大战爆发,李宗仁为了打破局面,决定全师北上攻击武汉。在湖南战场,李部先后破衡阳、长沙、岳阳,兵锋直指武汉。此时黄绍竑的后续部队到达衡阳附近,但衡阳城已经被粤军占领。为此,黄要求前方部队回师破敌,在之后的衡阳战役中,桂军惨败。

客观来说,衡阳作战黄绍竑确实需要承担责任,当时张发奎的第四军更是要声讨战败的负责人。此战也让黄绍竑彻底心灰意冷,在8月21日,宣布主和。与李、白和平分手,与蒋介石开始接触。12月1日,黄绍竑宣布今后行动原则:一不再破坏国家,二不再破坏广西。第二天离开广西。在1931年1月25日,得到蒋介石接见。

(黄绍竑,此时的黄绍竑才37岁)

总结:

在北伐开始后,黄绍竑和李济深一样,都是留守本地。相较于李、白,黄绍竑对乡土的热爱更多一点,争霸天下的想法少一点。从1929年蒋桂战争开始后,广西几次三番遭遇兵灾,黄绍竑自然是不愿见到的;再加上自己几次作战的惨败与蒋介石如日中天的威望,更是渐渐产生离开桂系之心,去做中央与地方的缓冲。

参考文献:

风月.黄绍竑自述往事[J].工会信息,2017(08):14-16.

付勇.黄绍竑弃新桂系投蒋始末[J].文史春秋,2014(09):55-58.

周明,曹蓉.黄绍竑“离桂投蒋”探析[J].黑龙江史志,2013(19):72+74.

汤黎丽. 黄绍竑与浙江战时经济研究[D].杭州师范大学,2011.

胡玮. 黄绍竑主浙时期抗日思想与实践研究[D].东北师范大学,2010.

黄绍竑投蒋,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行“曲径”拓展桂系。绝不是真心附蒋。1948年他的狐狸尾巴就全露出来了!

一,三件“排骨”统一广西

李宗仁、白崇禧、黄绍竑都是军校生出身,都是排长干起。

排长,戏称“炒排骨”。连长,叫“莲子羹”。是那时候军队中的口头禅。

广西的统一,实有赖于李、白精诚合作。李宗仁、白崇禧的友谊,既是两个人,而利益浑然一体,可以看成一个人。(李宗仁回忆录描述,也认同此说法)

民国初期,广东地盘一直被广西军阀陆荣廷霸占。孙中山是空头总统,拉a军阀打b军阀,然后又拉c军阀打a军阀,但是南方各路军阀都是拥兵自重,比鬼还精,根本不买老孙的账,他们只利用老孙这块革命招牌而已。

其实,就是老孙与陆荣廷争夺广东地盘!

后来老孙的搭档、陈炯明从福建起兵杀回广州,赶走陆荣廷,并且攻入广西,陆荣廷集团瓦解。

李宗仁据守玉林,自管自治。当时黄绍竑的部队成了一枝游兵,没地盘。是李宗仁收留,黄绍竑、白崇禧暂时依附李宗仁。这种关系,如同东汉末刘备依附刘表差不多。

(黄绍竑戎装照)

后来,李、黄、白达成共识,白崇禧脚伤到广州治疗,找机会拜见孙中山,表明广西李宗仁和黄绍竑有心归附革命阵营,请求大元帅府给予支持!

老孙没钱没粮,兵也不多,没有实际性支持,只给空头支票:委任官职。让李宗仁、黄绍竑放手去干!

于是,黄绍竑脱离李宗仁系统,自组建部队出山,掀开消灭广西老军阀的战争。

因为广西老军阀如陆荣廷、沈鸿英等人实力还在,军队要比李、白、黄强大!

但时势造英雄,这三个排长出身的将领(白崇禧当时是黄绍竑的参谋长)打拼多年,东征西讨,竟然扫平广西全境,建立统一的广西政权,而且表明归附广州国民政府。

(黄绍竑故居)

国民党政权能够迁到南京,“悉赖两广统一”。这是李宗仁的评语。

二,蒋介石与李白的不可调和的矛盾

国民革命军从北伐时,只有七个军:第一军(党军,黄埔军校军)蒋中正,第二军谭延闿(湖南部队),第三军朱培德(云南部队),第四军李济深(广东部队),第五军李福林(广州土匪部队改编,留守,未参加北伐),第六军程潜(湖南部队),第七军李宗仁(广西部队)。

打到湖南,湖南军阀唐生智一个师扩编为第八军。

蒋介石只有一个军的实力。他做总司令,首先就要紧紧拉住李宗仁第七军!因为他知道,李宗仁、白崇禧在统一广西战争中,非常能打仗,积累了丰富的实战经验。所以,蒋介石作出一个令常人惊讶的决定:提拔白崇禧做北伐军副总参谋长(总参谋长李济深留守广州,由白氏代行职权)。

李宗仁评价:提拔白崇禧做参谋长,这是蒋先生厉害之处!

第一,白崇禧确实有指挥才能,足智多谋,有较多实战经验。

第二,有白崇禧做参谋长,第七军就会完全听命于总司令调遣!

第三,这次北伐战争,首先是李宗仁策动起来的:他先策反湖南军阀(师长)唐生智,使湖南内讧,而广西部队已经先派一个旅增援唐生智!实情是:湖南省内已经打起来了!广西部队已经投入湖南战场!所以蒋介石认为紧紧拉住李宗仁是必须的!这是北伐事业的基础。

在北伐战争中,广西第七军战功彪炳,被誉为“钢军”,从广西起兵,打到武汉,又转战江西、安徽,进攻南京。

还有,白崇禧在江西指挥东路军,势如破竹,打垮华东军阀孙传芳主力,夺取杭州,进攻南京、上海。

打开北伐军战史,李宗仁、白崇禧的战绩是最显眼最辉煌!

台湾后来出版《蒋总统传》描述老蒋的评论:“他们(第七军)在北伐战争中建立卓著功勋,为国家作出很大贡献!”

打到南京,蒋氏建政,是为南京国民政府。后来扩编军队,有四个集团军:蒋介石、冯玉祥、阎锡山和李宗仁。

但是,蒋介石要独裁专制,先耍阴谋诡计,整垮了李宗仁的第四集团军!还通缉白崇禧!随后又与冯玉祥、阎锡山开战,是为中原大战!

凡此种种,蒋氏与李、白结下生死冤仇,一生难以和解。

三,黄绍竑附蒋是“曲线反蒋”

黄绍竑出于种种原因,主要是看到当时蒋介石是中央政府,实力强大,广西难以与他抗衡,所以采取“置身事外、明哲保身”做法,向蒋氏示好,宣布脱离桂系。

(黄绍竑)

蒋介石当然欢迎,招揽黄绍竑到中央政府任职(只要他不掌握兵权,什么官职都可以封给他)。

抗日战争爆发后,蒋氏迫于全国压力,联合全国地方军阀,实行抗战,于是真心邀请李宗仁、白崇禧到南京共商国是。

白崇禧先入南京,表面上与蒋氏和解。随后,李宗仁也去南京任职。

蒋氏对待李白,采取分而治之:白在中央任职,李就必须到地方任职。决不能同时让他们两人留在中央,或都派去地方任职。(这是桂系机要秘书程思远著《白崇禧传》的描述)

抗战期间,蒋氏与李、白相处合作还可以。

国共开战,蒋介石就不敢重用李、白,他任命白崇禧做国防部长,但调兵权归总参谋长,由陈诚任总参谋长。所以白崇禧是有职无权,完全被陈诚架空,他对老蒋特有意见!

直到淮海战役前夕,老蒋见刘邓大军进入大别山,军锋直逼长江!心惊肉跳,赶紧赶紧起用白崇禧,任命他坐镇武汉,统帅华中部队抗击刘邓大军。

这样,一直在南京没事做、混日子的白崇禧就掌握几十万军队指挥权!

四,关键时刻,黄绍竑一招搞垮老蒋

其实,当时白崇禧积极性不高,认为老蒋临急抱佛脚,把中原战事搞得一塌糊涂不可收拾了,才派他收拾残局,所以心里有抵抗情绪。

(黄绍竑夫妇)

这个时候,就是黄绍竑出面劝驾,极力怂恿白崇禧去武汉任职。黄绍竑说:这场仗,老蒋打不下去了!你去武汉,先把华中几十万部队掌握住,然后以实力逼蒋下台,请德公(李宗仁)上台主政,不就一天都亮了!(见程思远著《白崇禧传》描述)

小诸葛是何等聪明人,一点即明,所以就去武汉任职。等到淮海战役结束,白崇禧就按黄绍竑的算盘,发电报逼蒋下野!

因为此时美国人不再看好蒋介石,有意扶持李宗仁上台收拾局面。所以李宗仁顺势而为,蒋介石被迫下野!

(注:李宗仁之所以参加副总统选举,是美国人暗中支持他)

李白黄三人是铁杆兄弟,他们在对付蒋介石的立场上是坚定一致的!而蒋介石也知道,对待黄绍竑也是表面客气,内心防范。

日本投降后,派谁接收东北三省呢?蒋介石曾经征求李宗仁的意见。

当时李宗仁就向蒋氏提出:黄绍竑最合适!

(黄绍竑广西容县故居)

但是蒋介石不敢重用黄绍竑,惧怕桂系势力坐大,他改派熊式辉。而熊氏腰板不够硬,不敢与苏联人力争,致使谈判失分甚多,从而导致国民党军队接收东北是空城。(日军遗留武器和军事物资封存仓库里都被共军搬走了)

黄绍竑后来见蒋介石一败再败,他有份参与的和谈也破裂了,于是宣布脱离国民党,向北京投诚。

(本文参阅历史资料:《李宗仁回忆录》,程思远著《白崇禧传》)

大城公

在报刊发表文章原用笔名:东山尹,庄满,鸣白,营种。

1996~2005年在全国畅销杂志包括

广东省《共鸣》《家庭》《深圳青年》《佛山文艺》《江门文艺》《惠州文学》《同舟共进》《炎黄春秋》《家家乐》《金桥》

河北省《文史精华》

河南省《名人传记》《人生与伴侣》《时代青年》

湖北省《幸福》《治安纵横》《知音》《警笛》《今古传奇》

湖南省《康乐园》

广西《西江月》《灵水》

海南省《青年时代》

四川省《龙门阵》《分忧》《成都商报》

云南省《女性大世界》

陕西省《家庭之友》

内蒙古《这一代》

上海《青年一代》《文汇报》

安徽省《恋爱婚姻家庭》

北京《婚姻家庭》

吉林省《演讲与口才》《做人与处世》

黑龙江省《家庭生活指南》,等等杂志报纸发表各类文章160多篇;

创作

123万字长篇历史武侠小说《谁主天下》

60万字长篇历史武侠小说《还我河山》

39万字名人传记《北洋军阀列传》

武侠小说在《江门文艺》连载;

撰写《科学发展观》理论文章17篇;

创作历史题材电视连续剧本一部;

深入研究应用中草药治疗癌瘤学科20年

“三个和尚没水吃”,在新桂系的三巨头中,在共同统一广西逐鹿中原后,由于政见和军事战略的不同,二号人物黄绍竑与三号白崇禧的矛盾日渐加深,已经快影响到“桂系三杰”的团结,黄绍竑适时选择离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黄绍竑与白崇禧的根本分歧在于,通过三年多与蒋介石的政治军事博弈,黄认为桂系搞不过蒋介石,不如谋求精诚合作;而白崇禧认为蒋介石政治上太不可靠,凡有机会一定要取而代之 ,这个矛盾在中原大战期间终于积累到爆发,促使黄绍竑决绝离开。



1930年蒋、冯、阎在中原开打,李宗仁白崇禧决定趁蒋军两湖兵力空虚,出兵夺取长沙和武汉,鉴于桂系刚从蒋桂战争的失败中喘息不到一年,黄绍竑不支持再与蒋开战,争论的结果是二比一李白意见占上风,既然黄绍竑对出兵两湖本就不情愿,迟迟没有离开广西,麾下部队行动迟缓,导致桂军主力前后脱节。

就在白崇禧率军攻取长沙后,蒋系武汉行营主任何应钦抓住桂军空档,指挥湘军何键部和粤军袭占白崇禧后方重镇衡阳,桂军被拦腰切成两段终至惨败,黄绍竑遭到白崇禧和部分桂军将领的集体攻击,遂去意坚决。



黄绍竑并不是投蒋,而是希望自己成为蒋桂两派中间的缓冲剂,尽量化解两边的矛盾和冲突,实现自己的政治报负。蒋介石对于这位桂系二号人物愿往中央任职也表现出极大的欢迎,这总比“桂系三杰”抱起团来跟他斗法好的多,所以尽委要职,甚至派黄绍竑去自己的老家浙江做了八年的省主席,这是非常罕见的。

黄绍竑也没有背叛桂系,每当蒋介石派给他有损桂系利益的任务或职务时,黄绍竑一概不受。用他自己的话说:“。。。去南京主要是为调和广西团体与中央的冲突,是想实现我的和平主张”,桂系首领李宗仁对此也深表理解。



抗日战争爆发后,黄绍竑还被蒋介石任命为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代表国府指导阎锡山抗战,期间与八路军颇多接触,影响较大。

1947年底国民政府准备“行宪”,蒋介石玩弄手段不想让李宗仁参选副总统,而属意庸碌无为的孙科。黄绍竑大怒,新桂系三杰再次联手,多方运作,终于成功扶植李宗仁上位,让蒋介石大为不满,黄绍竑的调和之路就此戛然而止,1948年元旦蒋介石下野,黄绍竑回归团体参与和平谈判。

(桂系三杰画像)

黄绍竑是著名的新桂系三杰之一,题目说明中讲得很清楚,1930年初中原大战期间,新桂系兵出湖南,全军入湘对蒋作战。但桂军在湖南衡阳被粤军截为两段,致使桂系军队给养辎重供应不上,桂军大败而归。据说黄绍竑对桂军全师入湘有不同意见,所以其部行动迟缓,致使衡阳陷入敌手。因此失败后,李、白对黄之举颇有微词,黄遂萌生退出之意。

广西三杰

临走之前,黄绍竑发表了自己的意见:“我们搞了几年,结果弄得这个样子,同蒋介石争天下,肯定是争不过的了。我不如趁此借着桂系的影响,凭着自己的手段,到外头去混,一定可以混出一个名堂来,或者对桂系间接有一些帮助。”李、白也同意黄绍竑离开,前往中央政府任职,以其影响和能力继续帮助桂系。注意一点,黄绍竑离开广西并不是离开桂系集团,去投降蒋介石,而是以另外的方式继续为桂系出力,为蒋、桂之间缓和关系。黄绍竑多年以后回忆这一重大转折时说:"我这次之所以离开广西团体,并不是因为我与团体的中坚分子感情破裂或利害冲突而失意出走的。说实话我仍爱我共同奋斗过的团体,毫不存在想破坏或利用团体之心理,去南京主要是想调和广西团体与中央的冲突,是想实现我的和平主张。"李宗仁在回忆录中透露:"黄氏此去纯系他个人消极所致,并非与我李、白有何不洽。"事实上的确如此,桂系失利后国民政府委派黄绍竑处理广西善后事宜,但黄宁愿去香港闲居,也不出任此职。

黄绍竑戎装照

黄绍竑以政治谋略见长,他到国民政府任职后,由武转文,由地方转中央,先后担任了内政部长、浙江省主席、湖北省主席等军政要职;抗日爆发后,又历任军委会作战部长、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1947年任国民政府监察院副院长、立法委员。期间,黄绍竑对蒋、桂之间的关系起到了重要的缓冲作用。

黄绍竑

黄绍竑到国民政府任职后,将桂系融入国民党,使其成为党内最大的反对派;黄绍竑视野开阔,不拘于广西一省一地,侧身庙堂,为新桂系开创了更加开阔的政治空间,李宗仁后来出任代总统便是实证;事实上后来李宗仁、白崇禧也走了黄绍竑的路子,先后任职中央,为全国、全民服务。

1930年7月,率领新桂系第15军驻守柳州的黄绍竑辞去军长职务,到桂林休养,8月,他主动辞去所谓『护党救国军』副总司令兼广西省政府主席职位,并电告蒋介石呼吁和平息事——是为『马电』,12月,黄绍竑离开新桂系,经龙州转道越南来到香港,并于31年1月到南京投奔蒋介石。

按照黄绍竑的夫子自道,他离开李宗仁白崇禧是因为这样的原因:

我们搞了几年,结果弄得这个样子,同蒋介石争天下,肯定是争不过的了。我不如趁此借着桂系的影响,凭着自己的手段,到外头去混,一定可以混出一个名堂来,或者对桂系间接有一些帮助。

这当然是一个主要的原因,但是黄绍竑实际的原因有几点,包括不再破坏国家、不再破坏广西与遏制共产党的发展,后来他成了爱国民主人士,回忆往事的时候,第三点自然不强调了,宁可把自己矮化成『到外头去混』——他对共产党的态度在抗战时期也开始有所改变。

黄绍竑离开新桂系从江湖义气角度是做得很漂亮的,他几乎就是『净身出户』,没有带自己的部队,与李白二人也没有闹翻,后来蒋介石要利用黄绍竑对付新桂系,黄绍竑始终是拒绝的——当然,他也不支持李白军事上对付蒋介石。

黄绍竑此举当然是投蒋,但也不只是投蒋,因为在蒋介石政府中,他其实是一个相对独立与超然的人物。

黄绍竑本人通过这次转型,从一个军阀变身为政客,同时带有很强的策士色彩,后来也用这方面的能力在谋略角度帮助李宗仁就任『副总统』,鼓动白崇禧就任『华中剿总司令』掌握兵权。

黄绍竑算是一个有理想色彩和整体利益取向的地方军政要人。他在国民党各派斗争与平衡中,常常由于恪守自己的价值,反而成为都认可的一个人,离开桂系前往国民党中央,是一个重要的战略抉择。

桂系分为老桂系和新桂系,黄绍竑、李宗仁与白崇禧三人白手创业,乱世起家,最终成为新桂系三巨头之一。中原大战桂系失败之后,黄绍竑离开广西,但与新桂系的关系一直藕断丝连,并非是彻底闹翻。黄绍竑后来回忆:

“我这次之所以离开广西团体,并不是因为我与团体的中坚分子感情破裂或利害冲突而失意出走的。说实话我仍爱我共同奋斗过的团体,毫不存在想破坏或利用团体之心理,去南京主要是想调和广西团体与中央的冲突,是想实现我的和平主张。”

1930年,黄绍竑离开桂系,前往国民党中央任职,之后担任内政部长,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想调和广西地方军阀与中央—蒋介石之间的矛盾。蒋介石下野,与桂系逼迫曾有关系。

黄绍竑在政治策略上很成功,通过和平手段使得桂系最终融入国民党,成为最强势的一个内部反对派。而他与李宗仁、白崇禧的诉求也一直是比较接近的。李宗仁也曾说:黄氏此去也并非与我李、白有何不洽。离开之际,黄绍竑认为:

“我们搞了几年,结果弄得这个样子,同蒋介石争天下,肯定是争不过的了。我不如趁此借着桂系的影响,凭着自己的手段,到外头去混,一定可以混出一个名堂来,或者对桂系间接有一些帮助。”

黄绍竑选择发展不能拘泥于广西一地,侧身庙堂之上,为新桂系的强盛开创了广阔的政治空间。1949年,李宗仁任职总统,是其战略的成功与巅峰,也是没落。

黄绍竑曾于李宗仁、白崇禧并称“桂系三雄”,但是三个人最后却作出了截然不同的抉择,李宗仁去了美国,白崇禧去了台湾,黄绍竑则留了下来。

当然,黄、李、白三人也不是在1949年时才分家,实际上早在中原大战后黄绍竑便已经与“李白”分道扬镳了。

黄绍竑投靠蒋介石只是手段,不是目的。

黄绍竑生于1895年12月,字季宽,广西容县人,容县可谓是人杰地灵,桂系的不少将领也都是容县人。

李宗仁和黄绍竑、白崇禧联手后,横扫陆荣廷和沈鸿英,赶走了唐继尧,从此掌控了广西军政。这时候,这三个30出头的年轻人骤然成为一系军阀的头头,可谓是意气风发。

1929年蒋桂战争打得难分难解的时候,黄绍竑尚没有离桂投蒋之心,不仅没有,他还使了一出“金蝉脱壳”,他对白崇禧说:“一走百事俱了,不走百事不了,何必多所留恋?”他们先去了越南,然后又去了香港,他们离开广西只是为了等待一个时机——俞作柏、李明瑞与蒋介石闹翻。

俞、李两人显然打不过蒋介石,俞作柏匆匆下野后去了香港,蒋介石趁机任命吕焕炎为广西省政府主席。

不过,吕焕炎在桂系中可没多少威望,又怎么可能控制得了局面?所以很快便认怂了,电请李、黄、白三人回桂主持局面。

1930年4月中原大战爆发后,“李白”和张发奎在南宁召开军事会议,决定出兵湖南,所以让黄绍竑放弃右江,率军返回南京。但是,黄绍竑并不赞同这个策略,黄与“李白”之间的间隙也始于此时。

当然,黄虽不赞同,可还是率军回南宁,然后挥师入湘。

衡阳一役,桂军受挫不小,黄绍竑因此心生退意,他说:“我们搞了几年,结果弄得这个样子,同蒋介石争天下,肯定是争不过的了。我不如趁此借着桂系的影响,凭着自己的手段,到外头去混,一定可以混出一个名堂来,或者对桂系间接有一些帮助。”

但是,在桂军返回广西后,此时滇军已经兵围南宁,此时黄绍竑向白崇禧言明离桂之意,为了不动摇军心,白崇禧自然极力相劝,黄绍竑也勉强答应了下来。

南宁解围之后,黄绍竑又向李、白提出离桂的决定,这时候李、白没再劝阻,不过白崇禧说了一句:“广西人是不会投降的!不但现在不投降,即是将来的环境比现在更困难,也不会投降的!所谓为团体而努力的意思,就是在不投降的原则之下,使团体的力量,更大更强更坚固。”

从黄绍竑的话里,我们也可以看得出来,当时的黄认为已经没人能够争得过蒋介石,天下已经“非蒋不可”了,既然争不过,何必去做无谓的争斗?反倒不如趁着自己手里多少有点实力,趁着自己多少有点影响,投过去跟着蒋介石混,也好从蒋介石那里多捞点好处。

黄之投蒋,未必有多少真心实意,他或许更多是想通过投蒋,获取更多的政治利益。

当然,黄绍竑也是一个光明磊落之人,所以能将话说得这么明白,没有绕弯子。他也敢说,自己去南京是主动的,不是被动的,蒋介石有没有游说,他都会去南京?

为什么?

“我之决意赴南京一行,是想实行我的和平统一的主张,并非受了一般说客的耸动。”

这也是黄绍竑投蒋的一个动机,也印证了他离桂时的想法,和蒋介石争天下,是争不过的,天下迟早是蒋的,所以不如尽早相投。

黄绍竑到南京后,想在南京待着,可是蒋介石可没打算浪费这么好的一枚棋,蒋任命黄为广西善后督办,让他回广西收拾局面,说白了便是让黄回广西用他在桂系中的影响力搅乱、分化桂系。十几年后,白崇禧跟着蒋介石跑到台湾后,蒋也是将白当成对付李宗仁的一把枪。

黄绍竑不肯答应,然后一夜之间,黄绍竑的住所外贴满了标语,说他是“破坏统一的祸首”,离桂投蒋也是“实行苦肉计”、“实行缓兵之计”。

在蒋介石的步步紧逼下,黄绍竑离开南京,去了香港。

蒋介石后来也没有放弃利用黄绍竑分化桂系的想法,1935年时又任命他为广西军务善后督办,黄绍竑不接受,后又任命他为讨伐“李白”的总司令,他仍然不接受。

黄绍竑原以为到了蒋介石这边会有更好的发展,可谁知道,蒋介石并没打算重用他,想想也是,黄绍竑虽然脱离了桂系,可是和“李白”他们仍然保持良好的关系,又不肯帮助蒋介石去分化、削弱桂系,蒋介石凭什么相信和重用他?

所以,黄绍竑投蒋后,便坐起了冷板凳,即便当了一个浙江省主席,也被蒋一顿臭骂。

后来,黄绍竑支持李宗仁竞选副总统,这可是摆明了在和蒋介石对着干了,因为蒋当时在扶持孙科竞选副总统。

1949年“李白”逼宫蒋介石时,黄绍竑又出了一份力。

这时候的黄绍竑估计也是豁出去了,你蒋介石不肯重用我,现在又陷入窘境,我总得找个退路。

1949年8月,黄绍竑在香港发表声明,脱离了国民政府。

李宗仁去了美国,白崇禧去了台湾,他却留了下来。

1966年8月31日,他在北京去世,却不是善终。

在很多人印象中,新桂系首领是李宗仁和白崇禧,而李、白二人的确知名度极高,在近代民国的历史上可以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实际上,在新桂系起家之时,桂系并非两巨头,而是三巨头,这其中,排名第二的是黄绍竑,大名鼎鼎的“小诸葛”白崇禧还要位居其后。

桂系三巨头

民国期间,中华大地军阀割据,有枪便是草头王。在中国最南面的广西省也是这样,当时的桂系领袖陆荣廷已经统治广西十几年,是老牌的地方实力派。1924年,有三个人因为机缘巧合走到了一起,他们的横空出世打破了陆荣廷的统治,迎来了这三位的时代,他们的集团也被大家叫做(新)桂系集团。虽然他们三位的归宿各不相同,但是桂系三雄在近代史上也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这三位分别是:李宗仁、黄绍竑、白崇禧。


李宗仁和白崇禧大家都听说过,可是其中的黄绍竑好像大家有点陌生,桂系里面也是有一位姓黄的,叫黄旭初,这两位姓黄的难道是一个人?其实不是,这二位就是两个人。由于黄绍竑的出走,才让黄旭初有机会当了桂系的第三把手。那为什么黄绍竑要离开桂系呢?离开桂系后是不是真心投靠蒋介石去了呢?


他们三位统一广西后,就听从孙中山的号召加入了革命队伍,后来又参加北伐,从中国的最南边一直打到了北京,可以说是从昆仑关打到了山海关,势力也从广西省蔓延到了华北地区,桂系集团也成为了北伐的最大既得利益者。桂系集团此时的目光已经不局限于一个广西省或者局部地区,他们想实现太平天国时期的壮举,逐鹿中原,登顶最高权力。很明显,他们的愿望和蒋介石一家独大的想法发生了根本性的冲突。


在桂系联合其他人马和蒋介石第一次交手时,桂系获胜,蒋介石黯然宣布下野,这是蒋介石第一次下野。在蒋介石统治中国期间,有3次下野,而这三次下野都有桂系在背后捣鬼,尤其是第一次下野和第三次下野,桂系都抓到机会,执掌了最高权力,不过转瞬之间,蒋介石就扭转乾坤,力压桂系。


蒋介石第一次下野后,桂系和国民党内的极右派“西山会议派”共同掌握了南京政府的最高权力,此时的桂系仿佛觉得天下尽在手中。可是短短半年时间,到了1928年,由于国民党内部权力斗争激烈,各派人马欢迎蒋介石回归的呼声日进高涨,蒋介石在迎娶了宋美龄后,王者归来,再一次控制了最高权力。


蒋介石和桂系的斗争才刚刚开始。


桂系也不畏惧蒋介石的实力,通过两次北伐后,桂系从当初的广西省,一下子就占有了大片的地区,有湖南湖北,还有京津冀地区。正是因为桂系的实力扩充太快,威胁到了蒋介石的统治,再加上桂系逼宫使得蒋介石下野,新仇旧恨,很快爆发了蒋桂战争。


就在大家以为这是一场实力对等的战争时,桂系很快落败,完全丧失了在北伐时期的锐气和斗志,蒋介石通过军事和银弹攻势,使得战争呈现一边倒的状态,桂系的地盘除了广西省外全部落入蒋介石的口袋,李宗仁和白崇禧落荒而逃到了广西。


而当时负责镇守广西大本营的正是黄绍竑。


从1926年李宗仁率部北伐到1929年蒋桂战争结束,三年时间都是黄绍竑在打理广西的事情,也由于这几年黄绍竑出色的管理,使得广西各项事业蒸蒸日上,经济、教育等都得到了大幅度提升。也就在桂系战败,人心惶惶之下,硬是挺住了蒋介石对广西的进攻。


后来1930年的中原大战,可以说是一次小军阀们集体联合起来对付蒋介石这个大军阀的战争,桂系也参与其中,倾囊而出向湖南进攻。双方战事久拖不决,张学良一封力挺蒋介石的电报传遍大江南北,反蒋派大军顷刻之间全部瓦解,蒋介石问鼎中原。而桂系军阀损失惨重,连老本都拼光了,广西大本营还短暂的被蒋介石攻破过,李宗仁等人宣布下野,黄绍竑心灰意冷,于是萌生出退出桂系集团,投靠蒋介石的想法。


对于这个决定,李宗仁和白崇禧是万分挽留的,毕竟三人是一起同生死共患难过来的。其实通过这几年桂系和蒋介石的较量,黄绍竑可以看出来桂系根本是打不过蒋介石的,但是每每有机会,李宗仁他们都是要强出头和蒋介石斗一番,好不容易积攒的实力,最后输个底朝天。黄绍竑觉得还不如好好经营广西,和中央搞好关系。连连发动战争,劳民伤财,和北洋军阀有什么区别呢?


最候他们三人还是以和平方式分手,再见还是朋友,而且黄绍竑的出走是“净身出户”,不带走一兵一卒。


蒋介石得知后,张开双臂欢迎黄绍竑加入南京政府,因为黄绍竑的政治立场比较温和,是各派都能接受的人物,所以先后出任了内政部长、浙江省主席、湖北省主席等军政要职,由武将转为文官。也因为有了黄绍竑在中间调和,使得蒋介石和桂系的矛盾有所缓和。1948年李宗仁竟选“副总统”,黄绍竑还来个神助攻,力推了李宗仁一把。


1949年,黄绍竑作为国民党的谈判代表去北京参加和谈,和谈失败后,黄绍竑就留在

了北京;李宗仁则去了美国;白崇禧最执拗,去了台湾。


对此,你觉得桂系集团有实力取代蒋介石吗?欢迎留言评论。

2016年盛夏,我参加过南京大学中华民国史研究中心举办的“新桂系与广西建设”工作坊,对南京的炎热记忆犹新,这个问题我来回答。

黄绍竑选择离开广西的主要原因是厌倦了内战。他对白崇禧说:“我觉得这几年的内战,是太无谓了!于国家有什么益处?于人民有什么益处?于自己又有什么益处?”在得到李宗仁、白崇禧等人谅解之后,黄绍竑通电辞职。

1932年春,国民政府改组,黄绍竑成为各方都能接受的人物,担任内政部长。内政部在行政院各部会排列的顺序上,居于首位,可是连年内战频繁,军政和财政变成强势部门,内政部无异清水衙门。按照黄绍竑的话来说,内政部长好似院内的备员而己,自1928年4月成立以来,四年又一个月的时间,已更迭了十个部长。

黄绍竑很认真,每日按时到公,按时下班,一扫过去部员闲散的风气。1932年11月,第二次全国内政会议成功召开,全国各省的民政厅长,省市警察局长,都来参加,甚至政治上尚在对峙中的广东、广西亦不缺席。这不得不说,黄绍竑在两广地方实力派中是具有相当号召力的。

鉴于孙中山《建国大纲》规定县为自治单位,黄绍竑在内政部长任内十分重视县政建设,先后设立河北定县、河南镇平、广西宾阳、山东荷泽、江苏江宁、浙江兰溪等为全国实验县,都是以乡村建设为基础。此外,黄绍竑也比较重视地方自治、自治与保甲、报刊杂志的审查问题。值得一提的是,黄绍竑还曾规划过远征新疆,主张编组一支摩托化部队,加强新疆与中央政府的联系。
点此查看图片折叠原因因此,我们不能把黄绍竑参加国民政府内政工作视为“投蒋”,他是真心想为民族、为国家做点实事的,比割据一方,无视中央政令、军令的军阀强多了。道理很简单,中国要强大,必须要有一个强有力的中央政府。

版权声明:本文由必发88发布于军事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1930年黄绍竑离开桂系真的只是投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