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发88-bifa88必发娱乐官方网站
做最好的网站

二战时期有哪些惨无人道的实验案例?

2019-10-21 18:00 来源:未知

问:二战时期有哪些惨无人道的实验案例?

二战期间还有比被日本731部队和纳粹德国进行的人体实验更惨无人道的吗?下面我们就来看看当年731部队和德国纳粹是如何通过“实验”来残害我们与犹太人的吧!

731部队实验

一,鼠疫实验。731部队的主要任务之一就是为日军研究生化武器,鼠疫是他们的重点研究对象,当时731部队实验的主要方式就是将鼠疫杆菌注入到活人体内,观察其反应,然后对鼠疫杆菌进行改造然后再注入,如此反复实验。而被注入鼠疫杆菌的俘虏则从一开始就注定了要在痛苦折磨中死去。他们如此实验最终也确实研制出了众多细菌武器,这些细菌武器后来被大量投入到战场上,据不完全统计,死在细菌武器之下的中国军民超过20万。

二,活体解剖。为了得到最真实的解剖数据,731部队绝对不会对解剖对象进行麻醉,直接将其绑紧在手术台上,然后一刀刀的划开他们的胸腹,遭受解剖的人痛苦哀嚎,现场实在惨不忍睹。

三,火焰喷射器实验。将俘虏关在废弃的装甲车内,再用火焰喷射器进行喷射火烤,以此来测试火焰喷射器的威力。

四,人与马血互换。顾名思义,抽去一个健壮的活人的血液,然后注入马血,这种实验的结果很明显,人的身体会产生排异反应,然后立即在痛苦中死去。

除此之外,731部队还对俘虏进行了冷冻,无麻醉拔牙,人体四肢互换等惨无人道的实验,据统计死在731部队实验之下的各国战俘超过1万人,其中以中国人居多。

纳粹人体实验

二战期间,德国大肆逮捕残杀犹太人,为此他们建立了多座集中营,在集中营里,德国医学家们便开始了各种人体实验,包括:

一,双胞胎实验。德军先后抓来近2千对犹太双胞胎,他们将这些双胞胎的血液进行呼唤,将他们的一些器官缝合在一起,然后人为的创造了连体人,但经过此实验的2千对双胞胎最终只有2百对活了下来。

二,颅脑损伤实验。纳粹将实验对象绑在椅子上,其头部上面是一个机械锤,在人为的操纵下,机械锤每隔几秒便敲击一下头部,直到实验对象的颅脑被彻底损伤。

三,结核实验。为了测试人体是否先天拥有对结核的抗体以及研究结核疫苗,纳粹将结核杆菌注入犹太人体内然后进行观察。

除此之外,还有高海拔,毒药,燃烧弹,绝育,磺胺类药物,芥子气,低温,骨骼肌肉和神经移植等各类实验,可以说德国纳粹在集中营对犹太人进行的活体实验比731部队进行的实验种类还要多!

但不管是德国纳粹还是日本731部队,他们当年对中国百姓以及犹太人所造成的伤害是难以抚平的,而且不管未来如何,我们都不能忘记曾经的屈辱历史。

刚看了一圈,基本所有的回答都在讲日本“七三一部队”,那像素就来说点不一样的吧。


说起二战时期惨无人道的实验,像素以为最疯狂的、最臭名昭著的莫过于纳粹的“双胞胎人体实验”,那些不幸成为“实验品”的双胞胎们,只要在实验中有一人死亡,那么另外一个也会立即被处死,而纳粹的目的竟然只是进行“双胞胎病理研究”,这简直让人无法接受!

这里就不得不提起有着“死亡天使”之称的约瑟夫.门格勒,那些双胞胎们,便是被他以“科学”的名义进行各种方式“实验”,最终被虐杀。

因为门格勒对遗传学有深厚的兴趣,更是有着提高雅利安人种族出生率的目标,想让每个德国女性一次可以分娩两至三个孩子,以此来为“首领”提升国家人口。但要实现这个目的就需要进行“实验”,需要一群年幼的“双胞胎”作为实验体。所以门格勒在集中营里,对双胞胎最为感兴趣兴趣,只是那些实验的对象是犹太人和吉普赛人的孩子。

除此之外“死亡天使”对双胞胎们进行“人体实验”还有着另一个目的,就是想揭示疾病如何改变人体内部的,也就是病理研究。基于此目的,门格勒对双胞胎中的一个接种了致命的病毒,当双胞胎其中的一个孩子因为疾病死亡后,他他便将双胞胎的另一个杀死,然后将两人解剖来查看两人体内有什么区别。

甚至还将双胞胎们逢在一起以制造“连体人”;又或者用化学制剂试图改变眼睛的颜色;又或者拔去他们的牙齿,植入新的牙齿来进行观测;甚至女对男的实施阉割,女的进行绝育等等……


这些被送进集中营的双胞胎孩子们,最大的年纪也不过五六岁,每日被“死亡天使”所折磨,一开始我们还能听到这些孩子们的喊叫和哭声,但很快一切都平静了。夜幕降临后,我们便可以看到成堆的儿童尸体被堆在了外面等待掩埋。

在德国战败后,“死亡天使”约瑟夫.门格勒虽然也被定为战犯,但却被他逃去了巴西,并在巴西渡过了余生。不过报应终究也会来临,1979年2月7日死亡天使在游泳期间中风被活活淹死,也是受尽了折磨。1985年人们发现了他的坟墓,1992年遗骸被挖出经过DNA确认这具遗骸是门格勒本人,这个最可怕、最危险的德国战犯再也无法为非作歹了。

悟空问答,有问有答,且听大狮白话几句。

题主问:二战期间有哪些惨无人道的实验案例?

说起来真的很多,可谓罄竹难书。我们几乎每个人都知道日本当年有支731部队,这支部队就是专门以活人作为实验对象,做出过许多惨无人道的事情。其实日本的细菌研究部队不止731一个,其中还有101、104等细菌部队,只不过都不如731这么有名罢了。

二战结束后,苏联曾公布过一些731部队的实验资料,其中记载到日本军医将犯人的胃切除,然后将食道和小肠相连。或将人的四肢切除,将断臂接在短腿处或将断腿接在断臂处这些毫无意义的“实验”。日本人有时候仅仅为了实验而实验,在他们眼中,那些平民、战俘等等都不是“人”,而是材料。

如冷冻实验、灼烧实验、高压实验、溺水实验等等,只要日本人能想到,从牢房提出几个“材料”试验即可。

除此之外,731部队还做过x射线实验,他们将“材料”暴露在X射线下,测试人体承受能力,直到他们死于辐射中毒。甚至将动物血液或者其它液体注入人体血管之内。更可怕的是他们还用孕妇和婴儿做实验,在人体身上注射感染病毒。或强迫“材料”进行性接触,以此来测试梅毒等病毒的生成过程。

因为苏联当时十分想得到日本人的研究成果,因此绝大多数资料并没有公示,并且秘密招募许多原731部队成员为其工作,因此我们知道的资料是有限的。

而相对于日本人的人体实验,纳粹德国的实验更胜一筹。在目前所公示的资料当中,纳粹德国曾经进行过数百种实验。这其中甚至包括一份“丧尸化计划”(Zombification Project)。

1942年,这个项目正式启动,目的是为了打造一支不怕枪炮的超级部队。最初他们希望能在汉堡建立一支丧尸U型潜艇军团,但由于汉堡遭到轰炸,不得不转移到波兰继续研究。

在1944年4月美国传出的一份材料中,曾揭示这一项目的负责人Paul Harteck为了打造丧尸士兵,而“订购”大量犹太人和吉普赛人作为试验品。

有资料显示,早在1942年,Paul Harteck的研究曾成功复活过一只黑猩猩,但这只黑猩猩不受控制,于是只能将其“销毁”。而在更早的时候,德国还秘密进行了“断头狗”的实验,(下图)这只作为实验的白狗头部竟存活了很久,并且有张口吃东西的欲望,但它米有身子,根本无法消化食物。

根据不完全统计,在整个二战期间,德国最受使用了两万多各国平民或战俘作为活体实验对象,他们获得“材料”的途径十分便捷,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在战后对于纳粹战犯的审判中,许多幸运活下来的“材料”站出来控诉他们的罪行,并将自己残缺的身体公示在人们面前。人们这才知道原来纳粹德国干了这么多缺德事。

事实上,在二战期间大搞活体实验的并非只有德国和日本、英美苏三国同样有这方面的实验,只不过他们是战胜国,战胜国永远是正义的,哪怕干了不正义的事。

毫无疑问是日本关东军的731部队的兽行了!日本已故作家森村诚一写的揭露历史纪实的书《恶魔的饱食》一书中详细披露了日本细菌研究部队把活人称作”马路大”(日语木头的意思)惨绝人寰地把人进行活体解剖用以各种各样的细菌研究。令人惊恐难述,罪恶滔天。日本军队为了取得满意的人体标本。甚至对不知就里的新被抓进来的那些注定已经无生还希望的中外抗日和无辜人士先是鱼肉大米地把这些被蒙在鼓里的一进去就被它们编上号码称成马路大的人们养肥养胖。最多半个月之后。这些人就会成为日本军医被活体解剖的对象。读来令人发襂啊!罪恶滔天的日本国族!!!




人类的进步离不开科学发明,而科学发明的应用实践又离不开各种科学实验,但在历史上,曾出现过大量臭名昭著的实验,为了获取实验结果,他们堪称无所不用其极。

731部队的反人类实验

731部队,全名为日本关东军驻满洲第731防疫给水部队,对外称石井部队或加茂部队。该部队假借研究防治疾病与饮水净化,开展了大量令人愤懑的活体实验,而这支部队也成为了日本法西斯阴谋发动细菌战进行种族灭绝的主要罪证之一。

731部队建制极为完整,可以说从生化武器的研发、试验,到生化武器的生产、装备无一不有,至于其犯下的滔天罪行,简直就是罄竹难书。731不仅残忍的用活体中国人、朝鲜人、联军战俘进行生物武器与化学武器的效果实验,更是进行过大量反人类的研究,例如人与马血互换、人畜杂交、病菌对胎儿的影响、人体四肢互换等等。

最令人愤懑的是,他们不仅研发生化武器,更是将其用在了实战之中。仅是在中国土地上的细菌战就曾发生过数起,例如1940年在浙江省宁波地区、1941年在湖南省常德地区、1942年浙赣铁路沿线,而仅鲁西聊城、临清等18个县就有至少20多万人死于日本细菌战。

颅脑损伤的实验

  在1942年年中在巴拉诺维奇,一个被纳粹亲卫队的保安服务处人员占用的私人住宅中,一个11至12岁的男孩被紧绑在椅子上,他的上面是一个机械锤,每隔几秒敲击在他的头上。 这个男孩被残酷地折磨。

结核实验

  为了测试人体是否先天拥有对结核的抗体以及研究结核疫苗,在诺因加默集中营研究人员将结核杆菌注射入囚犯肺部。约200名成年受试者死亡。1944年10月,亲卫队官员奥斯瓦尔德.波尔下令杀害结核测试中20名五岁至十二岁的犹太儿童,以防止盟军找到结核病测试的证据。

芥子气试验

  在1939年9月至1945年4月,萨克森豪森集中营和其他集中营进行化学武器的实验,研究最有效治疗芥子气所造成的伤口的方法。实验者将困犯暴露在芥子气和其他糜烂性毒剂(如路易氏剂),造成严重的化学烧伤。受害者的伤口被测试,以找到最有效的治疗方法。

海水实验

  在1944年7月至1944年9月左右在达豪集中营进行实验,研究各种方法使海水变得可饮用。大约90个吉卜赛人没有被提供食物,只能饮用海水,这使他们身体机能严重受损。在严重脱水的情况,一些人看见其它人舔刚被拖洗的地板,试图饮用地板上的淡水。

高海拔实验

  在1942年,在达豪集中营使用了至少200名囚犯,进行高海拔实验,以帮助德国飞行员应对在紧急情况下弹射在高海拔地区的情况。囚犯被放在一个模拟在海拔高达2万米(66000英尺)气压的低压室。传言指实验中幸存者的大脑被活体解剖。200个实验对象中,有80人当场死亡,其他人则被处决。

731部队的反人类实验

731部队,全名为日本关东军驻满洲第731防疫给水部队,对外称石井部队或加茂部队。该部队假借研究防治疾病与饮水净化,开展了大量令人愤懑的活体实验,而这支部队也成为了日本法西斯阴谋发动细菌战进行种族灭绝的主要罪证之一。

最令人愤懑的是,他们不仅研发生化武器,更是将其用在了实战之中。仅是在中国土地上的细菌战就曾发生过数起,例如1940年在浙江省宁波地区、1941年在湖南省常德地区、1942年浙赣铁路沿线,而仅鲁西聊城、临清等18个县就有至少20多万人死于日本细菌战。

人猿杂交实验

1927年,白俄罗斯报纸《俄国时代》刊登一则消息,内容是关于伊万诺夫教授试图在苏联苏呼米猿猴繁殖基地进行人猿杂交实验,这在当时引起了轩然大波,不过很多科学家认为这种实验纯属无稽之谈。

“卡梅拉”实验

“卡梅拉”在俄语中的意思是房间,而在前苏联的历史上,这则是一个臭名远扬的秘密人体试验机构的代号。

“卡梅拉”里面充斥着各种科学疯子,他们平日里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利用强制关押在这里的政治犯、俘虏,来试验各种不同的剧毒物质,从而测试人类在接触到这些物质后的反应。其中,最恐怖的便是一种代号为“K-2”的毒药,这种毒药会让中毒者的身体萎缩,从毒发到死亡虽然仅有几分钟时间,但却令人痛苦万分。

“TAP”厌恶计划

同性恋作为一种特殊现象,现代虽然已经逐渐被人们所接受,但在上世纪七十年代至九十年代,仍然是被人所抵制和不被承认的,尤其是当时仍处在种族隔离的南非,军队中的同性恋是被严厉禁止的。

于是,在南非军事高层的授意下,精神病学家A· Levin实施了一项极为残忍的医学实验,被称为“厌恶计划”(The Aversion Project),简称“TAP”。这个实验意图通过电击、激素药物注射的方式,来改变军队中的同性恋士兵性取向,更为残忍的是,为了达到高层给出的指标,甚至直接将士兵阉割,导致军队中许多士兵变得不男不女,甚至因为对自己性别的困扰而精神失常。

塔斯基吉梅毒实验

1932年起,美国公共卫生部(PHS)以400名非洲裔黑人男子为试验品,秘密研究梅毒对人体的危害,并隐瞒当事人长达40年,使得大批受害者及其亲属付出了严重代价。为了研究梅毒的传播及致死情况,美国公共卫生部自1932年起,授权塔斯基吉研究所启动了一项全称为“针对未经治疗的男性黑人梅毒患者的实验”,简称“塔斯基吉梅毒实验”。在免费治疗等条件的诱惑下,399名感染梅毒的黑人男子和201名没有感染梅毒的黑人男子均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成为“试验品”。

米尔格伦实验(权力服从研究)

实验小组通过在报纸上刊登广告、寄出邮递广告信的方式,招募参与者前来耶鲁大学协助实验。实验在大学的老旧小区中一间地下室进行,地下室有两个以墙壁隔开的房间。广告上说明实验将进行约一小时,报酬是$4.50美元(大约为2006年的$20美元)。参与者年龄从20岁至50岁不等,包含各种教育背景,从小学毕业至博士学位都有。

门格勒双胞胎试验

奥斯维辛集中营是二战期间德国犯下的罪行之一,而约瑟夫·门格勒进行的这项实验,正是以奥斯维辛集中营中的囚犯为试验品进行的。

拉瓦尔品第芥子气实验

芥子气,乃是一种非常危险的化学武器。芥子气,学名二氯二乙硫醚,英文名为Mustard Gas,是一种挥发性液体,属于糜烂性毒剂。

朋友,二战期间,一切残酷无情,与人类有关的实验,都是惨无人道的。包括:日侵华的“731”部队实验,德尤太集中营内的残害等实验,日强征华工苦力劳役实验,日慰安妇所丑闻,德飞弹(特种武器)实验……,这些个案例,罄竹难书,数不胜数。这是日本帝国主义和德国法西斯对人类犯下的滔天罪行。

版权声明:本文由必发88发布于军事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二战时期有哪些惨无人道的实验案例?